民事案件

宿某成与汇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劳动争议一案

发布日期:2018-10-19 浏览次数:
山东省潍坊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开民初字第981号
原告宿某成。
委托代理人孙松海山东衡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李媛媛,山东衡明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汇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潍坊高新区潍胶路999号。
法定代表人葛茂胜,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邢立伟,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王宁,该公司职工。
      原告宿某成与被告汇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胜公司”)劳动争议纠纷案,本院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宿某成及其委托代理人孙松海、李媛媛,被告汇胜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邢立伟、王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宿某成诉称,原告系被告公司职工,2012年1月至2014年12月期间,原告曾患病在医院接受治疗,该期间原告没有上班,不属于旷工,但被告无故解除劳动合同没有告知原告,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当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根据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原告患病,被告应当支付原告治疗期间的医疗补助金。原告在被告处上班期间,未享受带薪年休假。原告应当享有2008年至2014年期间的带薪年休假,其每年的带薪年休假工资应按照当年的月平均工资计算,而不是按照统筹地区企业最低工资标准确定。被告应支付原告医疗期间的病假工资,被告解除劳动合同应支付原告代通知金。请求法院:1、判令被告支付原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50318.72元。2、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医疗期间的病假工资20042.5元。3、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医疗期间内的医疗补助金33404.16元。4、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带薪年休假工资40316.85元。5、判令被告支付原告代通知金2783.68元。6、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汇胜公司辩称,1、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的原因是基于原告的旷工行为,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符合劳动合同法的相关规定,因此无需向原告支付赔偿金。2、因原告没有患病的具体情况及应当享受医疗期待遇的事实,因此在2013年5月1日至2014年5月31日期间,被告应向原告支付生活费而非病假工资。3、因为原告未做相关医疗鉴定,因此被告不应向原告支付非因工负伤医疗补助金。4、原告于2001年到被告处工作,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原告的年休假天数为5天/年,且自2008年至2012年被告已按照生产情况统筹安排原告休年假;自2013年5月1日开始,原告便不在被告处工作,因此,2013、2014年度,原告不符合年休假休息的条件。
      经审理查明,1986年底,原告进入潍坊市制革厂工作,在制革厂从事一线操作工,后来制革厂与纸箱厂合并,制革厂内的所有员工以及设备都并到了纸箱厂。后潍坊纸箱厂经多次改制、企业名称多次变更,公司名称最终变更为汇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7年3月28日,原告与被告的前身潍坊凤凰纸业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约定劳动合同期限自2007年4月1日起至2010年3月31日止。2010年3月22日,原告与被告汇胜公司续签劳动合同,约定劳动合同期限自2010年3月22日至2015年3月31日止。原告宿某成在被告处正常工作至2013年5月1日,此后,原告因病一直在家待岗休息至2014年6月15日被告通知上班,期间原告一直向被告报送病假条。
      另查明(一),原告主张,其于2014年6月24日下午2点到公司报到,公司管人事的孙学福问原告恢复的怎么样了,原告说还不行,还腰疼上不了班,然后孙学福就让原告回家等通知。原告回家后一直等着,一直没有通知原告上班。后来,被告无故解除了与原告的劳动合同,应当向原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对此主张,原告当庭申请证人宿某出庭作证,证明其2014年6月24日下午2点在宿某的陪同下到公司报到。被告对证人证言不予认可,认为证人与原告系同一个村的,存在利害关系,证人证言不应采信。被告主张因为原告违反公司的规章制度无故不上班,导致被告解除劳动合同,并提供了2014年6月15日被告向原告邮寄的限期上班通知书,证明被告通知原告于2014年6月24日下午2点到被告处上班,如未按时报到,按旷工处理,旷工满15天解除劳动合同及劳动关系;邮寄快递单,证明原告收到了被告的限期上班通知,但被告没有按时去上班报到;2014年8月22日,被告给原告邮寄的解除劳动合同通知和限期办理档案、保险转移手续通知,但该快递于2014年8月26日因原告电话停机、地址不详被退回,该份邮件里面载明根据相关规定,因原告旷工满15天严重违反公司制度,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请原告接到通知5日内到被告处办理工作交接,领取解除劳动合同证明,并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转移手续,逾期视为自愿放弃相关权利;被告于2014年8月30日在潍坊日报发布的公告,内容为“限期办理档案和社会保险转移手续,并通知解除劳动合同”;以上四份证据证明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关系符合法律规定。原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原告收到限期上班通知书后去公司报到了,但身体条件不允许公司孙学福让原告继续回家等待,在家等待安排工作期间,被告以公告形式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行为,违反了劳动合同法。
      另查明(二),原告主张应由被告支付病假期间工资20042.5元。原告提供潍坊市医学院附属医院、潍坊市市立医院、中医院门诊病历,市立医院诊断证明书、附属医院诊断报告书,证明原告因腰脊劳损、腰椎肩盘突出需要休息,并提交中国工商银行自2009年4月份至2013年8月份被告为原告发放的工资明细、银行转账记录一份,证明在休假前一年自2012年6月-2013年5月期间,原告的月平均工资为2783.68元。原告自1986年在被告的前身纸箱厂工作,至今工作年限已20年以上,疾病医疗期为2年,支付标准是根据《关于发布<企业职工患××或非因工负伤在医疗期内停工医疗累计不超过180天的由企业发给本人工资70%的病假工资,累计超过180天,发给本人工资60%的疾病救济费”,即按照本人工资的60%(2783.68元*12个月*60%)计算病假工资20042.5元。被告对此有异议,主张在2013年5月1日到2014年8月21日期间,原告未提供劳务,被告应向其支付生活费而非病假工资,生活费的计算标准为统筹地区最低工资标准的60%。
      另查明(三),原告主张应由被告支付医疗期间的医疗补助金33404.16元。根据1994年12月3日劳动部颁发的违反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6条规定,劳动者患病或非因工负伤经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不能从事工作,也不能从事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按其在本单位的工作年限每满1年发给相当于一个月的经济补偿金,同时还应发放不低于6个月的疾病补助费。被告对此有异议,认为根据劳动部颁发的违反和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办法第6条的规定,劳动者享受经济补偿金以及疾病补助费的前提是经过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不能从事工作且不能从事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原告既没有经过劳动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且被告安排原告从事纸管操作工工作,原告未从事被告另行安排的工作,因此原告不享受该办法规定的经济补偿金以及疾病补助费。
      另查明(四),原告主张由被告支付带薪年休假工资40316.85元。根据2008年实施的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3条,职工累计工作年满20年的,年休假为15天;第5条,对职工因休未休的年休假天数,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被告对此不予认可,主张原告是2001年到被告处工作,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原告的年休假天数为5天,且自2008年-2012年被告已经根据生产情况统筹安排了原告年休假,自2013年5月1日起原告便不在被告处工作,因此,2013、2014年度原告不符合年休假的条件;另外,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应按照当年度统筹地区最低工资标准计算。被告提供公司放假通知四份,证明2008年-2012年,原告已休年休假。原告对证据真实性有异议,认为该证据是被告单方出具,被告的这些文件也没有通知到原告,原告没有享受放假待遇,该文件对原告不具有约束力。
      另查明(五),原告主张由被告支付代通知金2783.68元。根据劳动合同法第40条,在劳动合同终止前,用人单位没有提前30天通知劳动者的应该支付没有提前通知的赔偿金。被告对此不予认可,主张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关系是基于原告的旷工行为,被告已按照相关程序向原告邮寄或公告了限期上班通知书和解除劳动关系通知,因此无需向原告支付代通知金。
     以上事实,有原告宿某成提交的门诊病历、申通快递、快递查询回单、社保缴费证明、临时工牌、证人证言、工资明细、银行转账记录、劳动合同等,被告提交的限期上班通知书、邮寄快递单、公告、工商登记信息等证据及当事人陈述在案为证,经庭审质证,本院审查,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一)、关于原告宿某成所主张的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赔偿金150318.72元的问题。2013年5月1日,原告开始休病假,根据被告提供的限期上班通知书及邮政快递详单可以看出,被告在2014年6月15日以合法的形式通知了原告去上班。原告虽主张其在2014年6月24日下午2点到公司报到,因身体原因公司员工孙学福让其回家等待,并提供了证人宿某的证言,但该证人与原告系同村存在利害关系,且在仲裁过程中原告并未提供该证人证言,在本次诉讼中才提出,原告未提供其他有效证据予以佐证,对该证人证言本院不予采信。原告病假到期后不到公司上班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被告以通知及公告的形式向原告发送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该程序并不违法,因此,对原告要求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赔偿金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二),关于原告宿某成所主张的病假工资20042.5元的问题。根据原告提供的工资发放明细可以看出,原告在休病假之前一年自2012年6月至2013年5月期间的月平均工资为2783.68元。根据企业职工患××或非因工负伤在医疗期内停工医疗累计不超过180天的由企业发给本人工资70%的病假工资,累计超过180天,发给本人工资60%的疾病救济费”,即按照本人工资的60%(2783.68元*12个月*60%)计算病假工资20042.5元,本院予以支持。
(三),关于原告宿某成所主张的医疗补助金33404.16元的问题。原告主张根据相关规定,劳动者患病或非因工负伤经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不能从事工作,也不能从事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解除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应按其在本单位的工作年限每满1年发给相当于一个月的经济补偿金,同时还应发放不低于6个月的疾病补助费。但该规定适用的前提是需经过劳动鉴定委员会鉴定不能从事工作且不能从事单位另行安排的工作,本案中,原告没有经过劳动鉴定委员会的鉴定,亦未从事被告另行安排的工作,因此,对原告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四),关于原告宿某成所主张的带薪年休假工资40316.85元的问题。原告自1986年始在被告处工作,至2013年5月休病假,已达20年之久,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3条的规定,原告的带薪年休假天数为15天。因原告在2013年5月份即休病假直至2014年6月,在此时间段内原告请病假均超过了4个月,因此,2013、2014年原告不享受带薪年休假待遇。原告的带薪年休假时间自2008年1月1日起至2012年12月31日止。原告提供的工资明细中仅有2009年4月20日-2013年5月20日的工资流水,对于此前的工资数额原告未提供证据证实,根据统筹地区企业最低工资标准计算原告2008年的日工资为28.51元;根据工资表计算得出:2009年原告日工资为87.42元,2010年原告日工资为99.64元,2011年原告日工资为168.57元,2012年原告日工资为161.56元。根据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五条,对职工应休未休的年休假天数,单位应当按照该职工日工资收入的300%支付年休假工资报酬。故原告的带薪年休假工资共计为16371元。被告虽主张已安排职工休年休假,但其提供的公司内部文件属于单方证据,未经法定程序告知企业职工,该文件对原告不具有约束力,对该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五),关于原告宿某成所主张的代通知金2783.68元的问题。被告在解除劳动合同前已向原告邮寄或公告了限期上班通知书和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该程序并不违法,不符合劳动合同法第40条规定的应当支付代通知金的情形,对原告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汇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宿某成病假工资20042.5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二、被告汇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原告宿某成自2008年1月1日至2012年12月31日期间的带薪年休假工资16371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三、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被告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0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预交上诉案件受理费10元,上诉于山东省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高 鹏
人民陪审员 相 梅
人民陪审员 马永平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素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