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事案件

陈信祥、郭秀珍与陈增元、刘文秀等不当得利纠纷案

发布日期:2018-03-09 浏览次数:
山东省A市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2)安民初字第2366号
原告陈某一,居民。
原告郭某一(系原告陈某一之妻),居民。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陈某二,居民。
二原告委托代理人杨春恒,山东衡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陈某三,居民。
被告刘某(系被告陈某三之妻),居民。
二被告委托代理人楚振民,山东衡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二被告委托代理人韩成慈,山东衡明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某社区居民委员会。驻所地:A市大汶河旅游开发区。
原告陈某一、郭某一诉被告陈某三、刘某、某社区居民委员会(以下简称“某居委会”)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本院2012年7月1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二原告陈某一、郭某一的委托代理人陈某二、杨春恒,二被告陈某三、刘某的委托代理人楚振民、韩成慈,被告某居委会法定代表人周立刚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陈某一、郭某一诉称,1950年二原告陈某一、郭某一在现在的A市大汶河旅游开发区某居委会建有房屋一处(三间),1988年取得了城镇私有房屋所有权证。之后二原告在外地工作不能在家居住,便委托被告陈某三照看该房产。2012年5月27日某居委会旧村改造,根据相关规定原告可获得奖金10000元、装修费30000元、临时安置补偿费12600元、搬迁补偿费1000元,共计53600元,被告陈某三、刘某却将该款私自支取,原告得知后多次追要,被告拒不返还。被告恶意支款给原告造成了损失,构成不当得利,为此诉至本院,要求二被告返还该款53600元。
被告陈某三、刘某辩称,二原告所诉与事实不符。1、原告称委托陈某三为其照看房屋不属实;2、补偿款是主管部门依法发放的,二被告支款与原告无关;3、二被告取得的是自己的房屋拆迁补偿款,不构成不当得利。综上,房屋拆迁补偿款是由相关的拆迁部门、开发区管委会、某居委会统一组织发放的,二被告取得的补偿款是二被告作为某居委会的居民,在开发商拆迁他们的房屋时依法取得的,与原告无任何关系。原告申请追加某居委会为被告主体错误,因某居委会不是拆迁人。原告提供的房产证无法证明拆迁时其房屋仍然存在,事实上拆迁时原告的房屋已经倒塌,不复存在。请求本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某居委会辩称,该居委会不是拆迁人也不是补偿人,该居委会不承担民事责任。原告的户口不在本村,原告的房屋在拆迁时已经不存在,没有补偿。
经审理查明,原告陈某一、郭某一原籍系山东省A市大汶河旅游开发区某居委会,现在浙江省杭州市居住,被告陈某三系原告陈某一之侄子。2012年5月某居委会进行旧村改造,拆除了一处14平方米的房屋,被告陈某三、刘某支取了奖金10000元、装修费30000元、临时安置补偿费12600元、搬迁补偿费1000元,共计53600元。二原告认为自己的房屋被征收而由二被告支取了相关补偿款项,遂诉来本院要求二被告返还。审理中本院根据原告的申请,追加某居委会为被告参加诉讼。
法庭审理中二原告主张本案拆迁征收补偿的房屋属自己所有,二被告陈某三、刘某认为本案征收补偿的房屋系自己的房屋,双方形成争议。本院就该争议的焦点问题组织双方进行了举证、质证。原告就自己的主张提供下列证据:
1、(88)鲁潍安字第05312号城镇私房所有权证一份,载明所有权人为陈某一,共有人陈某一、郭某一,房屋坐落公路北,房屋自建于50年代,混合结构,平房三间,建筑面积40.74平方米,东至陈廷祥、西至陈增仁、南至陈呈祥、北至陈增田,发证时间为1988年4月20日,发证机关为安丘县人民政府。用以证明二原告享有房屋所有权。
2、照片二张,原告称拍摄于2011年4月,用以证明为当时的原告房屋状况:原土坯房三间只剩下西边二间,东边一间已经坍塌。
3、(1)二被告的《产权调换补偿协议书》复印件一份(附勘估表一份),内容是:2012年5月27日A市田戈片区建设工程指挥部、A市大汶河旅游开发区管委会作为甲方与被告陈某三作为乙方签订了《产权调换补偿协议书》一份(附勘估表一份),该协议第一条约定,被征收房屋坐落于某村,房屋及其附属设施情况详见勘估表,勘估表载明:姓名陈某三,土地229.5平方米,单价1320元,金额302940元;北屋(土坯)14平方米,单价368元,金额5152元;院墙4.1平方米,单价40元,金额164元;炕1个,金额300元;乔木7棵,单价5元,金额35元;石榴树1棵,金额30元,合计308621元。协议第二条补偿方式:乙方选择住宅楼回迁,选择一套多层100平方米和一套高层100平方米(最终面积由房管部门确定),其中乙方合法房屋及附属物的评估金额按市场价2800元/平方米购买相对应的住宅楼,回购面积不超过150平方米。在签约期内验收合格后享受赠送50平方米住宅楼面积和一个车库(20平方米)、一个储藏室(10平方米)。实际面积超出或不足的部分,楼房和车库按2800元/平方米找差结算,储藏室按1800元/平方米找差结算。……乙方根据搬迁验收合格证的序号选择安置房具体位置,并在本单元内选择一个车库或一个储藏室。第三条,乙方在2012年5月27日前将原房屋腾空,完好无损的交甲方拆除……。
(2)公开信一份,内容是:该协议签订前A市田戈片区建设工程指挥部于2012年5月27日向某居委会居民发了公开信,主要内容是:一、征收的范围。二、征收补偿方式(一)房屋评估方式为:合法宅基地及房屋的评估分二部分,房屋及附属物由评估机构评估确定,宅基地的面积按229.5平方米(购买的房屋按实际面积)由评估机构以市场价给予土地补偿;建新不拆旧的房屋、违章建筑和临时建筑,由评估机构只对房屋及附属物按重置价格进行评估,不享受宅基地的补偿。(二)房屋的补偿方式分为房屋产权调换和货币补偿,产权调换方式内容是:房屋产权调换位置及说明、建设标准、产权调换房屋和价格、建筑面积和布局、建设周期、房屋权属证书的办理,其中产权调换房屋和价格、建筑面积和布局内容与《产权调换补偿协议书》内容相符。(三)其他补偿,1、对被征收人支付一次性搬迁补偿费,每处合法宅基房屋为1000元,实施强制执行的不支付搬迁补偿费。2对合法宅基地房屋支付临时安置补偿费,按正房建筑面积每月每平方米补助8元,每月不足700元的按700元计。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过渡期一半正房面积为18个月,一半为30个月,先支付18个月的全部临时安置补偿费,多层安置楼回迁后再支付另一半正房面积12个月的临时安置补偿费。(四)差价结算征收补偿款若超过安置总房价需留30000元用于计算,在安置房交付使用前多退少补全部结清;剩余补偿款在房屋验收合格后连同搬迁补偿费、临时安置补偿费、奖金、装修费一次结清。三、房屋的验收拆除,签订房屋征收补偿协议并按规定时间搬迁腾空房屋后,将房屋钥匙交到各工作组,经验收合格的签发搬迁验收合格证明,由指挥部统一拆除。四、选楼的顺序按合格证序号依此选楼,同一天取得合格证的为同等序号,次日上午抓阄确定选楼名次。五、赠送和奖励,选择房屋产权调换的,被征收人在签约期内签订征收补偿协议并完成搬迁,经验收合格的每处合法宅基地房屋,赠送安置楼面积50平方米,赠送一个20平方米的车库和一个10平方米的储藏室。未在签约期内签约的,不予享受。签约期为7天,在5月31日前签约并取得搬迁合格证明奖励10000元,并赠送30000元装修费;6月3日前奖励10000元,之后的不再奖励、赠送。
(3)支款证明复印件一份,内容为:支款证明陈某三的房屋及地上附着物于2012年5月27日前已腾空并验收合格,结算金额为-111379元。奖金为10000元,装修费为30000元,临时安置补偿费12600元,搬迁费1000元,共计53600元。被征收户处签名陈某三、刘某,领导签名刘维才、周立刚、李某;(4)被告某居委会证明一份,证明上述陈某三产权调换补偿协议书、支款证明均为复印件,与原件一致。
4、证人毛某(原告郭某一的外甥)到法庭提供证言:2009年陈某一、郭某一回家让他给其修房子,他于4-5月份找了几个人给陈某一、郭某一维修了房子,2012年3-4月份他去看过,房子还在,只是东边塌了一间半,因为郭某一是他亲姨,让他常去看看。
被告陈某三、刘某,及被告某居委会对上述3号证据无异议;对1号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认为房产证对应的房屋在拆迁时已经不存在;对2、4号证据不予认可。
被告陈某三、郭某一就自己的主张提供了如下证据:
1、A市田戈片区建设工程指挥部的证明一份,内容为:2012年5月分某村委会旧村改造房屋拆迁补偿安置,是根据某村委会提供的有房户名单进行补偿安置的;某居委会出具的证明一份,内容为:“2012年5月份,某村旧村改造,补偿费是对陈某三所有的14平方米一间房屋进行补偿。与陈某一没有任何关系。根据有关法律规定,此次拆迁补偿范围是本村村民和本村居住村民。陈某一户口不在某村且长期不在某村居住,不享受拆迁安置补偿待遇。”
2、证人李某到庭作证:“他于2011年5月21日起任某居委会支部书记,之前在A市造纸厂自己干建筑,居住本村,对村里的一些情况不太清楚;”“陈某一的房屋塌于80年代末,后来陈某三在其倒塌的房屋地基上接(建)了一部分房屋”;“这处房屋建于90年代,建在什么地方我不清楚”;“村里对原先陈某一的宅基地一直没有处理,当时(拆迁时)村里形成决议,本村没有户口的不享有补偿”;“他村没有陈某一、郭某一二人,1948年他们就把户口迁出去了,在他村没有房屋,没有获得房屋补偿款”。
对于上述证据,二原告均不认可。
被告某居委会在庭审调查时陈述:“对陈某三补偿的房屋是在陈增仁的东边,是二间砖瓦房属偏房,在原告主张的土坯房的南面(二原告的宅基地上)……原告房产证的房屋居委会没有提供上去,因为没有见人(二原告),也没见房产证。…….房屋拆迁时由拆迁公司评估、打价……拆迁时如原告的房屋还在的话,也只剩下土渣子”。
为进一步查明案情,本院庭后依职权调取了下列证据:1、从潍坊立德信评估有限公司调取了评估时涉案房屋的《现场勘查记录》表复印件一份,该表载明所有权人为陈某三,北屋为3.5*4、高2.2米(土坯),花墙4.1*1(清水),炕1,乔木(1-3)4棵、(3-7)3棵,石榴树(盛)1棵。该表有“陈某三”签名。2、因潍坊立德信评估有限公司未能找到涉案房屋照片,本院对勘验人冯鑫武进行了调查,冯鑫武证明:涉案房屋《现场勘查记录》表载明的房屋是其勘查的,该房屋是土坯房,与原告提交的照片上载明的房屋结构相符,但比照片上的房屋更加陈旧。3、陈某三房产登记材料三份,证明二被告在某居委会位于长安路中段的房屋于2007年被拆迁,已获得补偿住宅楼二套、商铺一套。
二原告对于上述证据无异议,被告陈某三、刘某20000对上述证据不予认可。
审理中,原告陈某一、郭某一与被告陈某三、刘某基于亲情申请庭外和解,但未能达成协议。
以上事实,有(88)鲁潍安字第05312号城镇私房所有权证一份,照片二张,公开信一份、二被告的《产权调换补偿协议书》复印件一份(附勘估表一份),支款证明复印件一份,证人证言,A市田戈片区建设工程指挥部的证明一份,某居委会出具的证明一份,本院调取的《现场勘查记录》表复印件一份,调查笔录,陈某三房产登记材料三份,及当事人的陈述记录在卷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在某居委会一处正房建筑面积为14平方米的房屋,于2012年5月旧村改造时被协议拆除,二被告与相关部门签订补偿合同并支取了奖金、装修费、安置补偿费、搬迁费等共计53600元,双方均无异议,且有相关证据予以证实,本院予以认定。本案二原告与二被告陈某三、刘某争议的焦点是涉案房屋在被拆除时的产权归属。综观本案证据,原告提交的(88)鲁潍安字第05312号城镇私房所有权证,是A市(原安丘县)人民政府依法发放给二原告,确定房屋归二原告所有的凭证,合法有效;被告陈某三的《产权调换补偿协议书》复印件一份(附勘估表一份),支款证明复印件一份,公开信一份、某居委会证明一份,互相印证,内容真实形式合法,与本案有关联,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本院调取的《现场勘查记录》表复印件一份、调查笔录、陈某三房产登记材料均内容真实,可以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被告某居委会陈述涉案房屋西邻陈增仁,与原告提交的房产证载明的四至相符,足以证明涉案房屋在二原告房屋的宅基地上。二被告主张涉案房屋归其所有,提供的证人李某的证言自相矛盾,不能作为有效证据使用;被告某居委会庭审中称二被告陈某三、刘某在二原告宅基地上新建了砖瓦房,拆迁补偿的是该14平方米砖瓦房,与勘估表、《现场勘查记录》表上载明的14平方米的土坯房明显不符,本院不予采信;提交的某居委会的证明中“是对陈某三房屋补偿”的内容,本院不予采信;故二被告的该项主张证据不足,本院不予采信。(88)鲁潍安字第05312号城镇私房所有权证一份、照片二张、证人证言和本院调取的《现场勘查记录》表复印件一份、调查笔录,《产权调换补偿协议书》及所付附勘估表,公开信、支款证明,以及当事人的陈述,已经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能够证明以下事实:二原告在上世纪50年代在某居委会自建房屋三间,1988年进行产权登记并发放城镇私房所有权证,后该房屋部分倒塌。2012年5月某居委会旧村改造,原告的房屋仅剩14平方米,拆迁补偿时被告陈某三、刘某以该房屋系其所有为由与相关部门签订《产权调换补偿协议书》,并支取了相关款项53600元。
涉案房屋归二原告所有,因该房屋的拆迁补偿所产生的相关权益亦应归二原告所有。被告陈某三、刘某支取该房屋拆迁补偿款项53600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且给二原告造成了损失,构成不当得利,应予返还。二原告对于相关单位的补偿方式及数额并无异议,其要求被告给付支取的补偿款项53600元,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被告某居委会虽然在房屋拆迁补偿中做过一定的工作、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其本身不是拆迁补偿主体,没有支付补偿款项的义务,故在本案中不承担相关民事责任。原告要求被告某居委会返还补偿款,理由不当,本院不予支持。综上所述,为依法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第九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陈某三、刘某返还原告陈某一、郭某一房屋拆迁补偿费1000元、奖金10000元、装修费30000元、临时安置补偿费12600元,共计5360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1140元,由被告陈某三、刘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W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赵加杰
审 判 员  刘陆洲
人民陪审员  韩玉成

二〇一三年六月三日
书 记 员  沈丰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