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明动态

“律师调查令”制度或将在全国推行!法律人提出五大焦点问题值得关注!丨律新社观察

发布日期:2016-02-14 浏览次数:
2016-01-19 

 

律新社 | 谢珊娟

 

“律师调查令”制度或将在全国推行!这事引起了法律人的热议!
 

 

针对律师阅卷难、调查取证难等问题,1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保障律师诉讼权利10条规定。其中第6条明确,要依法保障律师申请调取证据的权利。在发布会上,最高法院透露,正在研究“律师调查令”制度,将为公正审判案件提供更好的条件。

 

 

 

律新社了解到,“律师调查令”并不是啥新鲜名词,它也叫“法院调查令”或“调查令”,在上海、北京等地方法院早有施行。是指为了更好地查明案件事实,法院支持律师调查案件相关情况而签发的一种具有法律效力的正式文件,律师可以持调查令要求相关部门出具涉案当事人或者机构的银行账号、档案材料、权利凭证等。

 

不过,提出要将“律师调查令”作为一种制度固定并向全国推行的说法这还是第一次。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副主任郭锋介绍说:“最后是不是叫‘ 律师调查令’也不一定。这个制度能不能推出,还取决于对制度本身利弊的分析和立法方面有没障碍,因为这是在诉讼法里没有的。”

 

关于最高法正研究“律师调查令”制度一事让许多法律人“有话要说”!律师、法律专家在接受律新社采访时主要围绕以下五大焦点问题进行了讨论。

 

 
焦点一:律师为啥调查取证难?

 

长期以来,“调查取证难”成为许多律师的执业困惑。

 

律师的调查取证难主要表现为两个方面:

 

第一、因为律师手中没有任何公权力,很多被调查的单位和个人经常会毫无惧怕地拒绝律师的调查取证要求。他们普遍认为律师代表“私人”利益。

 

虽然,从理论上来讲,被调查人不得拒绝提供其掌握的证据。一旦无正当理由拒绝,应按妨碍执行论处罚,但是,目前国内还没有一起强制性保障的案例。

 

第二、有些法院对于律师提出的调查取证申请,尤其是通知证人出庭等申请,既不表示同意,也不表示不同意,不仅严重损害律师执业权益,又严重损害当事人法定诉讼权利。

 

“律师调查取证权遭受损害后,绝大部分律师选择了沉默或者忍让,长此以往,导致律师执业认真负责精神受挫,转而寻潜规则办事,托熟人,走关系,败坏司法风气。律师的调查取证权得不到法律的保障,已经严重影响律师执业,甚至危及法律的尊严。”华东政法大学律师事务研究所所长王俊民教授在接受律新社采访时表示。

 

 
焦点二:律师调查令制度是何“神器”?

 

律师调查令是为了更好地查明案件事实,法院支持律师调查案件相关情况而签发的一种具有法律效力的正式文件,律师可以持调查令要求相关部门出具涉案当事人或者机构的银行账号、档案材料、权利凭证等。

 

从法理上讲,律师调查令是法院司法权的一种补充和延伸,并不是说法院将调查权全部移交给了律师,而是必须由申请人主动提出,法院审核后才考虑发出调查令。

 

 

一方面这是考虑到由于申请人与被执行人发生过法律关系,更清楚被执行人财产的线索,由申请人的律师即时进行调查,可以提高查找被执行人财产的效率。另一方面,法院案多人少矛盾突出,通过律师调查令制度,可解决如财产线索的调查等工作,避免了无谓耗费属于公共资源的执行精力,有利于实现司法资源的优化配置。

 

律师对调查中获知的有关信息应当对外保密,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责任。同时,律师使用调查令调查收集的证据形式仅限于银行账号、档案材料、权利凭证等。比如律师持调查令到银行调查被执行人的情况,应该仅限于是否在该银行有账号,账号是什么等,而无权冻结该账号。

 

此外,律师还可以到工商、税务等部门调查被执行人登记注册情况,是否有挪用资金等,或者到相关部门查阅被执行人的股权凭证、房产证、车证等相关信息。但律师只有收集信息的权力,再把这些信息反馈给法官,而无任何强制执行权。

 

然而,面对当前律师调查取证难的问题,北京市天同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峰律师和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桑林律师告诉律新社,该问题主要出在执行层面。他们建议,律师调查令制度必须和其他相关机构协调好,也要在法律上有所规定,不然律师拿着调查令,也可能无法取证。

 

 
焦点三:律师调查令制度面向全国推行的可行性大吗?

 

“我认为实行的可能性很大。”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肖金泉律师在接受律新社采访时表示,建立律师调查令制度是体现了诉讼举证的公平性,有助于更好地查明事实真相,保障审判的正确与公平。“党的十八大以来,司法改革的重要目标就是建立能够真正体现公平正义的司法制度,律师取证困难是造成审判失真乃至错判的重要原因,实行律师调查令制度可以大大改善这种情况,有助于法院审判活动的进行,减少错判,体现法律的正义。”

 

 

 

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田小丰律师则认为,法院特别是基层法院司法资源十分紧张,无论是法庭调查还是执行都难以满足需求,通过律师调查令,可以大大缓解司法资源紧张,提高司法效率。另外,他认为,调查令已在上海等地试行取得了较好的效果,也为全国范围推广打下了基础。

 

不过,在上海行仕律师事务所创始人陈海阳律师看来,律师调查令在现阶段可能很难大有作为。“这要跟全国的法治环境相关,要赋予其一定的强制力才可以,律师有调查令可以对相关配合单位进行取证,但若有不配合单位,应该反馈给法院,再由法院出面向相应的机关进行处罚,这样才能保证律师调查令相关措施的实施。”

 

那么,假如“律师调查令”制度得以全国推行,会有哪些影响呢?

 

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讲师叶竹盛表示,假如“律师调查令”制度得以全国推行,一方面将调动更多律师取证的积极性,为法官裁判和执行提供更多更可靠的证据,有利于形成更为公正更为符合客观事实的判决结果,从而提高司法公信力。对刑事案件而言,假如律师能够更为“安心”便捷地进行调查取证,将“倒逼”侦查机关和公诉机关加强起诉前的准备,提高办案质量,不至于像“快播案”一样,处于尴尬被动的局面。另一方面还可以督促律师提高执业水准,不再以取证难推卸办案职责,敷衍当事人。

 

 
焦点四:司法实践效果如何?

 

1998年12月,上海市长宁区法院开始试点推行律师向法院申请民事证据调查令制度。而近年上海市律师协会的一份调研报告显示,律师持调查令取证时,有45.09%的对象拒绝律师调查,要求法院来查;有38.2%的对象借口推诿。此外,调查令往往遭遇“内部规定”等理由不予理睬、拖延时间等现象较常见。

 

 

 

2015年8月,北京市四中院就已率先实行律师调查令制度。其出台的文件明确,在民事诉讼中或在案件执行阶段,经当事人申请,由法院审查符合相关规定的,签发调查令,指定当事人的代理律师持调查令向有关单位或个人调查收集证据。

 

实行情况如何?北京市四中院院长吴在存表示,收到的律师申请事项不少,但因是一项新制度,还需要一段时间实践,并听取律师反馈。

 

吴在存指出,律师是法律职业共同体中的专业人员,由律师做调查取证工作具备一定的职业性,能为律师更多参与整个诉讼活动提供一些便利,也能让案件更好地完善相应的证据。

 

针对当前律师调查取证遇到一些困难的情况,吴在存认为,今后可以探索法院委托律师调取证据等制度,但要解决难题,目前来看,更多取决于相关机关的配合,今后需从律师职业保障角度,在立法上作出规定,把内容、程序等明确下来。今后可以探索法院委托律师调取证据等制度,但要解决难题,目前来看,更多取决于相关机关的配合。

 

2016年1月5日,贵州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出台律师调查令制度,律师在为市民代理案件,取证过程中遭遇阻拦、搪塞、故意拖延时,可以向法院申请调查令。根据规定,律师向法院申请的调查令,只限于调查与案件有关的证据和材料,不得调查涉及国家秘密、个人隐私、商业秘密等内容。遵义市中院要求,各级法院在收到律师申请后,应在3天内回复是否发放调查令,调查令的有效期,最长为15天。

 

虽然,目前已有试行律师调查令制度的地区,但很多时候律师持法院开具的调查令进行调查取证仍会遇到被调查人不予以配合的问题。里格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逸群律师认为,存在这一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法院与被调查人一般并无隶属关系,开具的调查令也不具备任何强制力,被调查人就算拒绝配合调查也不用担心会受到任何处罚。因此,她建议,要让律师调查令制度落到实处,还需要立法上提供相应的制度保障。

 

 
焦点五:如何让律师调查令制度真正“落地”?

 

律师的调查权是法院人民司法权的延伸和保障,也是作为法院调查的辅助手段。事实上,律师调查令的积极作用不容否定,对律师的权益保障、当事人的诉权及法院的庭审都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

 

然而,经过实践证明,调查令“叫好但并不叫座。”上海行仕律师事务所创始人陈海阳律师认为,保障律师调查权并不在于再增加“律师调查令”制度的问题,而是要如何完善目前的法院调查令制度的问题。

 

如何让律师调查令制度真正“落地”?陈海阳律师提出了几点建议:

 

第一、改变各自为政、各自发展规避律师调查令的做法,最好是由最高人民法院统一发布规章制度,保障律师调查令的执行,并且附上相应的实施细则。
 
第二、对调查令的申请条件、适用范围、被调查人的权利义务等作出明确的约定,确保“依法保障律师申请调查证据”的权利落到实处。
 
第三、律师调查令建议从民事领域拓展到刑事领域及行政领域,后两者对当事人的权力保护更为重要。
 
第四、有关部门拖延、拒绝调查的行为,一定要有相应的法律措施和惩罚措施等,这样才能使律师调查令落实到实处。
 
第五、规定法院对律师提出的书面调查申请必须回复,且需载入裁判书,不予回复的可据此作为上诉及申诉理由。